十二钗的“穿”

香奁阁主 · 8月5日 · 2020年 · · ·

掰书君曰:爽君好久没有来掰了,趁着春日良辰美景,她接续上次《十二钗的吃》,给咱们带来这篇《穿》。想来可以期待,今后还有《红楼梦》里的诸多花花细节可以拿来掰的,住啊,行啊,吵架啊,生日趴踢啊……。



十二钗的“穿”


作者:赵爽


林黛玉进贾府,满眼百蝶穿花的图案,绫罗绸缎的幻彩,感觉真是绮罗世界啊。可再细看看,如此富丽堂皇的,其实只有凤姐一人:

“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带着赤金盘螭璎珞圈;裙边系着豆绿宫绦,双衡比目玫瑰佩;身上穿着镂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褃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

林妹妹是远客,又是老祖宗比嫡亲孙女还亲的外孙女,所以凤姐打扮起来颇为郑重其事。下一回,会见来打秋风的刘姥姥就随便多了,“家常带着秋板貂鼠昭君套,围着攒珠勒子,穿着桃红撒花袄,石青刻丝灰鼠披风,大红洋绉银鼠皮裙,粉光脂艳”,虽是家常打扮,却也把个刘姥姥“爱得”或者说“晃得”一句话也说不出了。凤姐是当家人,少奶奶架子必须拿得十足,再加上娘家专走“外贸路线”,更拥有很多常人没有的“限量版”。连她的助手平儿,也是“遍身绫罗,插金戴银”。

十二钗的“穿”插图
凤姐。


其他人呢?作者也给她们分类做了安排。


皇妃、命妇们。


贾母、邢夫人、王夫人、尤氏等等是命妇,也就是受过朝廷封郜的“诰命夫人”,出席重要场合,比如元妃省亲、新年进宫道贺等等,都要穿大礼服,而且和男人的官服一样是有等级规定的,所谓“按品服大妆”是也。这些人,除了凤姐,平常日子的衣服没怎么描写,道理很简单,她们既是已婚女性,又是中老年女性,没什么写头。元春是皇妃,正式出场只有一次,而且是隆重的省亲场合,她的服装必须符合皇家规定的品级。


小姐们。


这些“未成年少女”的服饰,曹公其实着墨很是吝啬。比较集中的一次,是从宝琴那件老太太送的金翠辉煌的“凫靥裘”写起的“雪褂子”秀,先写了林妹妹的“大红羽纱面白狐狸里的鹤氅”,之后是三春等人一色的大红羽毛缎或猩猩毡的雪褂子,再后是个体展示,宝姐姐的莲青斗纹锦上添花洋线番羓丝鹤氅,李纨的青哆罗呢对襟褂子,没有雪褂子、穿着家常旧衣的邢岫烟,史湘云的男装……

这次集体亮相,对其中大多数人来说,是她们在前八十回中唯一的一次服装展示,比如三春。林黛玉初见她们,“钗环裙袄,三人皆是一样的妆饰”,后文那引起一场纠纷的攒珠累丝金凤,就是三人都有的,所以迎春的丫头着急,“明儿要都戴时,独咱们不戴,是何意思呢”。

林黛玉自入贾府,“吃穿用度,一草一纸,皆是和他们家的姑娘一样,”贾母平常说起来“我们家四个女孩儿”,指的也应该是黛玉和三春,而不包括元春。所以在“雪褂子”秀中,黛玉友情出演了一把模特,把包括她在内的四位“贾家姑娘”的雪褂子都交代了。这次之外,再不见专写黛玉服饰的段落(八十回后有一段通过宝玉眼睛看黛玉衣着的描写,还弄了一副对子,什么“亭亭……冉冉……”,实在污人眼目,从略)。其实像累丝金凤这样的首饰,黛玉肯定也是有的,或许因为贾母的宠爱,比三春的还要讲究些,只是没有写的必要,世外仙姝,用什么去装饰都是多余的。

宝姐姐第一次出场,并没写衣服,倒是让周瑞家的带回了一盒堆纱宫花,顺便交代了她的“古怪”——“从来不爱这些花啊粉儿的”。第二次,宝玉来访,看到了素面朝天穿着低调的宝姐姐:“蜜合色棉袄,玫瑰紫二色金银鼠比肩褂,葱黄绫棉裙,一色半新不旧,看去不觉奢华。”《红楼梦》时代的色彩观念与今天不同,贾府用大红色雪褂子来打扮姑娘们,那是为了突出少女的青春靓丽,而宝姑娘呢,却选了更为凝重的莲青色(蓝紫色)。当然,宝姑娘的美貌是不会被低调凝重的衣衫掩盖的,所谓“任是无情也动人”是也。

林、薛相较,虽然林妹妹除了那件“大家都有”的大红斗篷,在“穿”上再没别的交代,反而留下了充分的想象空间,随便大家去想,这位妹妹到底“仙”成什么样子;宝姐姐的穿,虽然就多写了这么一点点,却是定了调子——偏于冷色系的莲青,还有半新不旧的玫瑰紫,让人想起和她相关的——冷香丸……,是啊,由于拼命压抑胎里带来的“热毒”(这个可以理解成热情的本性么?),宝姑娘行动坐卧都是冷冷的,直至贾母看了她住处的冷清布置而生气——“年轻的姑娘们,房里这样素净,也忌讳。我们这老婆子,越发该住马圈去了”!

十二钗的“穿”插图(1)
“探宝钗黛玉半含酸”。刘旦宅先生特意给宝姐姐选了黯淡的颜色,穿着红斗篷的林妹妹则天真自然。曹公还花了点笔墨写了宝姐姐的两样装饰物——金锁,元妃赏的红麝串子,这两样,不爱花啊粉儿的宝姐姐倒是肯戴,是因为别有深意吧。


雪褂子一段,着墨最多的是史湘云。“貂鼠脑袋面子大毛黑灰鼠里子里外发烧大褂子,头上带着一顶挖云鹅黄片金里大红猩猩毡昭君套,又围着大貂鼠风领”,里面穿的呢,也是貂鼠、狐肷一堆,真是一身“毛毛装”。写这些,都是为了突出她的“假小子”特点,“越显得蜂腰猿背,鹤势螂形。”后来,史湘云把新得的丫头葵官也打扮成小子样,还起名“韦大英”,为表示“惟大英雄能本色”。这位云姑娘大马金刀地烤鹿肉、醉眠芍药裀,虽然在叔叔婶婶家的处境其实很艰难,但是得了好东西,还是会大方地送给人,比如那绛纹戒指,连小姐们带丫头,送出的总在十个以上吧,虽然这东西想来跟今天的什么锆石啊、人造水晶差不多吧,时尚漂亮而已,不值多少钱,仍可见云姑娘的豪气。

“十二钗”正册中另有几位基本上没写服饰的:妙玉,出家人,没写;李纨,居孀,除了雪褂子也没再写。巧姐,还小,也没写。


丫头们。


林黛玉去见王夫人,见屋里的丫头穿着“红绫袄青缎掐牙背心”,贾芸见到的袭人,穿着“银红袄儿,青缎背心,白绫细折裙。”还有鸳鸯,虽然是贾母的大丫头,穿着上也并没有什么特别:“水红绫子袄儿,青缎子背心,束着白绉绸汗巾儿”。可见,贾府丫头的标准装,一件背心是不能少的。这背心料子倒是讲究,青缎子的,后来贾母又吩咐拿“存货”雨过天晴色软烟罗来做,可背心依然是背心,这丫头也不可能是那“鸭头”,主奴区别很是分明。(古人又将婢女称为“青衣”,认为青色是地位低贱者穿的颜色,不知丫头的背心用青色是不是和这有关。)


十二钗的“穿”插图(2)
“慧紫鹃情辞试忙玉”,只为一句“林妹妹家去”,宝玉痴病大发,忙坏了从上到下的人,不过选这一幅主要是因为上面画了很多个穿背心的丫头。


袭人在穿着上的一次例外是因母亲病重告假回家的时候,凤姐为了贾府的“脸面”特意吩咐她要打扮,穿的是王夫人年轻时的颜色衣裳,“头上戴着几枝金钗珠钏,倒华丽;又看身上穿着桃红百子刻丝银鼠袄子,葱绿盘金彩绣绵裙,外面穿着青缎灰鼠皮褂。”凤姐又给了一件大毛的衣服——石青刻丝八团天马皮褂子和一件半旧的大红猩猩毡雪褂子。想来袭人虽然因母亲病重而心焦,但是被打扮得这样体面、还派了奴仆马车跟着回家,也会有几分得意吧。到了“呆香菱情解石榴裙”,我们又得知她有一条和宝钗、香菱一样的颇为贵重的石榴红绫裙,推测起来,十有八九也是“主子”王夫人的特殊赏赐吧。

袭人虽然未过明路,但贾府大多数人是心里有数的,所以,她打扮得特殊些,并没有人说什么。别的丫头若是出格,性质就不同了,那是不安分、想勾引宝玉的明证。首当其冲的是晴雯,其实除了病中和宝玉换穿的贴身小袄,书中并没写她具体打扮得怎么惹眼,不过,看看芳官吧,“寿怡红群芳开夜宴”,这位姑娘“穿着一件玉色红青酡(纟式 shì )三色缎子斗的水田小夹袄,束着一条柳绿汗巾,底下是水红撒花夹裤,也散着裤腿。头上眉额编着一圈小辫,总归至顶心,结一根鹅卵粗细的总辫,拖在脑后;右耳眼内只塞着米粒大小的一个小玉塞子,左耳上单带着一个白果大小的硬红镶金大坠子,越显得面如满月犹白,眼如秋水还清。”这份洒脱、随性、大胆,在贾府丫头中也算是极致了。芳官在年龄上是晴雯的“小号”,在性情上却是晴姐姐的放大版,由她,也可推测出晴雯平日里的张扬之气来。就算是四儿吧,“罪过”实在没有她俩大,也因为“打扮得不同”,一起被赶出了大观园,何况晴雯了。


特殊人物。


尤三姐,书中特意写了她的服饰,绿裤红鞋,还有她的一双“金莲”或翘或并,没半刻斯文,这是从贾珍贾琏的眼睛去看的,明显带有挑逗的意味。这或许也可以和前面不写小姐们的衣着相对照,从男人的眼睛去看女人的衣服,总有那么一点低俗挑逗的感觉,类似语句自然不宜用于小姐们了。(当然,也有人怀疑二尤的段落本就是后加上去的,因为风格不同,实话说,跟《金瓶梅》有点像,更俚俗一些。跟其它内容放在一起是有点怪。)

这里顺便说一下鞋子。《金瓶梅》里的女人们经常讨论鞋,不过相关内容都和男人的变态性心理有关,《红楼梦》里提到女性的鞋子的时候很少,因为张爱玲在《红楼梦魇》里大略地说过,小姐们是大脚(因为是汉军旗,天足),而丫头们呢,有满人也有汉人,所以有一部分是小脚,比如晴雯,因为她穿“睡鞋”,这个,似乎是小脚女人的专利。至于其他人,没怎么写过鞋子。满人穿花盆底,不过看来贾府中人平常穿的基本上属于汉服吧,鞋子也应该是汉式的,不过是大脚而已。

赵爽,明清近代小说研究者,央视农业科教节目导演。书有《西风东渐--衣食住行的近代变迁》、《重解晚清之谜》等,作品有电视节目《红茶的故事》、《死亡调查》等。

~大观园里摆T台的芬歌献~


往期重点文章推荐。以下【】内是关键词,冒号后面是作者和文章名。例如,输入“ 故事55 ”,可看到该文全文(注意:一定要与【】内的字完全一样才点播得到哦)。

【故事 n 】中国芯儿故事系列(目前1≤ n 55 ,关于此系列缘起可点播“故事1”查看)

【掰表1】小刀儿抹脖子:“肛门吞宝剑”及“胸口碎大石”

【龙抬头】严优:“二月二,龙抬头”到底是个什么鬼?

【过节】周福岩:如何学术地、高段位地谈论“过节”这回事

【灶王】严优:灶王爷进化史-从炎帝到小强

【镜子】艳子、阿萌:做孩子的镜子

【偷情】严优:偷情的古典结局

【听猫 目录 】《我曾养过一群猫》音频版链接目录(樱桃播讲版,小倩播讲版)

【钗吃】赵爽:“十二钗”的吃

【北马】黄慧靖:霾战“北马”摄影集(5000多张照片链接地址)

【贫贱】严优:贫 / 贱,不能移(微小说)

【小放牛】严优:失学儿童泡妞记(掰《小放牛》)

【拼音】李倩:熊孩子学拼音,吐槽与建议

【薛英雄】严优:薛仁贵与薛平贵

【鞭刑】齐寅:新加坡鞭刑一二三

【蝴蝶】赵爽:如何文艺地记住那些世界明星级蝴蝶(知识帖)

【山毛榉】李倩:山毛榉的黑暗森林

【汉字】(荐书)徐刚《美丽汉字》+《孔子之道与 < 论语 > 其书》

【洛克】严优:从“中国元素”进阶“中国结构”,以及小议少女动画之当行(影评)

【解梦】青禾:麻麻拔拔,咱们家到底有多少钱?!

【大博氏】赵爽:皇太极和他的“大博氏”们

【特饮】龙乐乐:视觉系伪球迷特饮~ 16 强进阶期·分国籍· 6

【救猫】严优:养猫物语第二季-救猫行动、周记明星猫、治疗近视眼

【司徒】黄慧靖:司徒雷登:一个人、一座校园以及一个梦想之国

【鱼粉】严优:从前我霸叭这样养猫(写给孩子们的故事)

【论语】掰书君:选录许渊冲译《论语》 20 短句

【军装】童自明: P 大的小明同学-军装 1991

【陆犯】赵爽:“终天之憾”-你该了解的《归来》前传

【女演员】严优:镜中的女演员(小说)

【奥兰多】黄慧靖:美国奥兰多迪士尼游园攻略(超过实况美图)

【但是】严优:舌尖上的“但是”;赵爽:资深电视编导小评《舌尖》 2 ;及更多人的观点……

【家常】齐寅:《舌尖上的中国 · 家常》之无责任吐槽

【小明】朱华颖: 29 楼的小明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

【纪录片】赵爽:别光顾着舌头啦,陪小盆友看几部原版经典纪录片吧

【反恐下】齐寅:这回从“瘸马”越狱故事讲起

【舌尖 2 】李倩:很近了,但是不够低

【小王子】黄慧靖:读书日,晒晒印在法朗上的《小王子》及其它

【渴尘】狂拍哥+优同学:从辘轳、菩提到夫子、耶稣乃至霾:《星你》“胸中生尘”典故的前世今生

【金瓶梅】鲲鹏:潘金莲的存在感与西门庆的摩尼珠

【素贞】严优:青冢前的二人转,一出 highlight 了清明节的好戏

【文章】李倩:一个道歉声明的文本分析

【宝石】黄慧靖:美国国立自然历史博物馆的那些珍宝(图,多)

【春曲】严优:春了,青年们,春了(评荐四支与春有关的元散曲)

【花地图】赵爽:北京花地图

【反恐上】齐寅:严肃些,我们谈谈反恐吧(上)

【从容】朱华颖:普通香港人的从容和教养

【甘阳】北大:一流大学还是三流大学?

【马航】杨静:从马航事件看中国媒体传播的局限性

【爱情诗】李教授推荐一组爱情诗:要么爱,要么孤老终生

【盗梦】文珍:盗梦赤子(迪卡普里奥)

【顺治】赵爽:没演全的真实版《红楼梦》 顺治帝与董鄂妃

【风月】齐寅:东莞遇到新加坡

【星星 2 】严优:《星你》……时间线、伪禁欲主义以及千的二(续上期)

【星星 1 】严优:《星你》里的萌物、时间线和伪禁欲主义(之一)

【诗经霾】掰书君:《诗经》·霾·鉴赏(你们这帮无可救药的文艺青年)

【霾字】李倩:霾,以及一只小狐狸

【朱令】梁山:复旦的黄洋被毒案都判了,清华朱令案的元凶呢?

【移民】张三哥:瞎掰 T 朝的移民和国籍政策

【月老】严优:月老有张杀人榜

【春晚】掰书君全部幻身:搞笑又有爱的马年微春晚

【年兽】李倩:“年”到底是不是一头怪兽?

【鞭炮】掰书君:放鞭炮时做不得的事!(提醒熊孩子)

【新鞋】赵爽:买新鞋,过大年

【三代】齐寅:三代成峇-从“香港人优先”往前倒

【京料理】:李倩-当我们吃日本京料理时我们在吃什么

【老佛爷】:赵爽-老佛爷坐火车小史&李鸿章的“体验”营销

【掐架】:狂拍哥-元旦君再起底:农历老爹和洋历干爹掐架史

【元旦君】:严优-“元旦君”的前世今生

【独立宣言】:张三哥-人人生而平等,逐词瞎掰美国独立宣言精神

【哭】:冬儿-舍得让你的孩子 cry out

【不结婚】:严优-张生和崔莺莺为啥子结不成婚-狗血 or 树新风?

【色字】:齐寅-色字头上九把刀

【老太太】:李倩-理想老太太的样板

【女妖】:严优-那个炫装备的时刻:张生为什么公开“女妖”的情书

【点赞党】:严优-论点赞党、图标党好评论党之异同及其各自对网舆环境的影响力

【机器人】:杨静- 2050 年,我们都是机器人

【牛肉】:赵爽-小二,切二斤熟牛肉

【林肯】张三哥-钓丝的坎坷童年和凤凰男的伟大一生

【徐悲鸿】:齐寅-非议、红颜与失落的画作……徐悲鸿的南洋情义劫

【血拼】:张三哥-中美民众血拼表现大比较&古今血拼小考

【茜茜】:严优-你也许不知道的茜茜公主以及她身后的“女神经济”

【感恩节】:张三哥-限制级感恩节历史

十二钗的“穿”插图(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