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发易服——彪炳史册的丰功伟绩

香奁阁主 · 8月5日 · 2020年 · · ·
——《汉族 汉服 汉礼 汉俗》 之六

剃发易服——彪炳史册的丰功伟绩插图


最近,公众号“满族文化网”发布了一条消息:爱新觉罗.焘赤到北京海淀区民委投诉易中天。
消息称:海淀区民委接到举报后非常重视,表示将向上一级北京市民委汇报,在60天之内向举报人回复。届时,举报人将依据民委的回复,还可到法院起诉易中天。
投诉书称:乾隆皇帝的丰功伟绩,彪名史册。而易中天在一个演讲中骂乾隆是“王八蛋”,是歪曲历史人物、挑拨是非、破坏民族团结,制造民族分裂,要向全国满族人民道歉。

剃发易服——彪炳史册的丰功伟绩插图(1)
被告易中天究竟是什么人呢?在疫情这个照妖镜让全中国每一个人现出的原形里,自然也有易中天:
剃发易服——彪炳史册的丰功伟绩插图(2)
春晚倒计时,欢声笑语中,易中天在微博上说的这段话,刷屏了!
至于原告,不知是否记得,就在今年元月,疫情前夕,有那么一伙人,在一个周一,不讲规矩的闯进了他家(他不会不这么认为吧?)的祖宅,在他祖宗的家里开着大奔撒欢儿,全国人民都在关注,他咋没去告状呢?
剃发易服——彪炳史册的丰功伟绩插图(3)
(原告: 爱新觉罗*焘赤
偏偏是喜欢讲实话的易中天,在历史问题上说了句实话,他就坐不住了。
按理,一个能至今不忘祖宗的满清皇族贵胄,对自己祖先的光荣历史、所作所为应该是事无巨细、如数家珍,可看来这位贝勒爷对自己的祖宗究竟都做过什么,已然记忆模糊、含混不清。
也难怪,毕竟年代久远,对史实疏于了解也是有的。何况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再被那些别有用心、胡编乱造的“辫子戏”一洗脑,很难不信以为真。
还是先帮着罗列下爱新觉罗的祖先们那些伟绩丰功吧:
畿南之屠:
指的是公元1644年(明崇祯十七年五月),满清睿亲王多尔衮在北直隶三河、昌平、良乡等地进行的一次大规模屠城。
根据《清世祖实录》记载,1644年五月,大顺军西撤。满清军队占领畿南地区,强令汉族剃发易服。 当地汉族居民纷纷揭竿而起,反对满清统治。满清朝廷派出军队弹压,对起义者和居民大肆屠戮, 连老幼亦不能幸免。大约有五千人被屠杀。 史称畿南之屠。
大同之屠:
指的是公元1649年(南明永历三年八月二十九日),满清“皇父摄政王”多尔衮、“英亲王”阿济格、“敬谨亲王”尼堪、“端重亲王”博洛、“承泽亲王”硕塞等在山西大同府、朔州、浑源县等地进行的一次大规模屠城。
根据《清世祖实录》记载,1648年(永历二年),满清“大同总兵”姜镶反正归明,义军迅速占领晋西北、晋南广大地区,直接威胁满清朝廷。 清廷调取华北地区绝大部分可以调派的军队进剿,历时将近一年才复占山西全境。姜镶被叛徒汉奸杀害,大同城破, 全城官吏兵民被屠杀 。被屠杀的无辜居民人数不详。史称“大同之屠”。清军实施大同大屠杀后, 全城只剩下5个重案犯 。满清派来的大同知府,上书顺治,称既然没有了苦主,就可以释放这5个人了。这份奏折,至今保存在第一历史档案馆。
曹州之屠
指的是公元1649年(南明永历三年十月初四日),满清梅勒章京赖恼、沂州总兵佟养量、临清总兵宜永贵等在山东州曹州进行的一次大规模屠城。
根据《曹州志》和《重修大名府志》等记载,1649年原明东平侯刘泽清密谋与亲信李化鲸反正归明。 李化鲸部义军占领鲁西南州县,后为清军三省大军围剿,战败被俘,刘、李两人遇害。 满清军入城后屠杀无遗 。被屠杀的无辜居民人数不详。史称曹州之屠。
汾州之屠

指的是公元1649年(南明永历三年九月至十一月),满清“端重亲王”博洛、“和硕亲王”满达海等在山西汾州、太谷县、泌州、泽州等地进行的一次大规模屠城。
根据《清世祖实录》、《泽州志》和《明清史料》记载,1649年大同失陷后,满清派出军队对晋南地区开展大扫荡,在各地实施大屠杀。 明朝巡抚姜建勋、监军道何守忠等殉国。 大约有 四十万人被屠杀 。史称汾州之屠。
朔州之屠
指的是公元1649年(南明永历三年八月二十九日),满清“皇父摄政王”多尔衮、“英亲王”阿济格、“敬谨亲王”尼堪、“端重亲王”博洛、“承泽亲王”硕塞等在山西大同府、朔州、浑源县等地进行的一次大规模屠城。
关于朔州的这次屠城,根据《清世祖实录》记载,“顺治六年, 大同、朔州、浑源三城,已经王师屠戮,人民不存 ”!
《朔州志》:“ 城破,悉遭屠戮 ”,“王师致讨,大兵临城, 玉石俱焚,家破人亡 ……荡然一空”。
同安之屠
指的是公元1648年(南明永历二年八月十六日),满清“靖南将军”陈泰、“浙闽总督”陈锦、“福建提督”赵国祚在福建同安县进行的一次大规模屠城。
根据《郑成功档案史料选集》等记载,1648年李成栋反正后,闽南地区复归明朝旗下,但闽系将领多为排斥。是年七月满清军队进攻同安,郑成功援军因风向不利受阻。 同安城破后,守城将士悉数杀身成仁,满清军队屠城,血流沟渠。大约有 五万人被屠杀 。史称同安之屠。
泾县之屠
是顺治二年(1645)原明代泾县县令尹民兴流寓泾县,与本县县城诸生赵初浣等率众拒清,据城坚守。清军提督张天禄于八月十六日黎明,统铁骑百余,据东山发炮,城中屋瓦皆震,尹民兴走脱,赵初浣等战死。 城陷,男女少长多罹难,仅遗民九十余人 。县治官厅公署悉毁于兵火。史称泾县之屠或者乙酉之难。
又:泾县之屠指的是公元1646年(南明隆武二年八月十七日前后),满清“提督”张天禄、“池州总兵”于永绶在南直隶泾县、徽州、绩溪县等地进行的一次大规模屠城。
根据《明清史料》等记载,1646年皖南人民不能容忍满清政权的剃发易服而发动起义,反抗满清统治。义军攻略皖南诸县后,因兵力不足,为满清军队所败。满清军在皖南地区展开疯狂的报复性大屠杀,其中以泾县特为尤甚。 大约有五万人被屠杀 。史称泾县之屠或乙酉之难
扬州十日
是据《杨州十日记》所述于1645年(南明弘光元年,清世祖顺治二年)四月发生在多铎统帅的清军攻破扬州城后对城中平民进行了惨烈的大屠杀的事件。当时南明将领礼部尚书、东阁大学士史可法组织军民对清军殊死抵抗。同年四月十八日,清豫亲王多铎成功突破江淮防御线包围扬州。
据《扬州十日记》所载,清军攻破扬州城后进行了为期十天的大肆屠杀,史载:“ 诸妇女长索系颈,累累如贯珠,一步一跌,遍身泥土;满地皆婴儿,或衬马蹄,或藉人足,肝脑涂地,泣声盈野 。”“日,天始霁。道路积尸既经积雨暴涨,而青皮如蒙鼓,血肉内溃。秽臭逼人,复经日炙,其气愈甚。前后左右,处处焚灼。室中氤氲,结成如雾,腥闻百里。”后来由城内僧人收殓的尸体就超过了 八十万具
江阴八十一日
是指1645年夏江阴人民为抵制满清的剃发令,在江阴典史阎应元和陈明遇、冯厚敦等人领导下进行的斗争。因为前后长达81天之久,故被称为“江阴八十一日”。后 全城殉节无一人投降
在江阴被围困的八十一天当中。十万江阴百姓面对二十四万清军铁骑,两百多门红夷大炮,血战孤城,击毙清军七万五千余人,期中亲王三名,大将军十八名。最后城破,屠城, 江阴百姓九万七千余人无一投降 ,男女老少纷纷同清寇血战到底,力不能战者尽皆投井自尽,妇女多贞烈,投河而死!七岁孩童,毅然就义,无一人顺从。英勇悲壮, 仅老幼53人藏于古塔中幸存 。阎应元、陈明遇、冯厚敦被后世称为“江阴抗清三公”
嘉定三屠
是1645年(南明弘光元年,清朝顺治二年)发生在清军攻破嘉定后,曾效忠于大顺和明朝的清军将领李成栋由于其弟在此前的一江伏击战中被杀而三次下令对城中平民进行大屠杀的事件。经过李成栋的三次屠杀令,嘉定反清运动基本平息下来。 关于死亡人数有不同说法,一般认为总共在5至20万人之间。
朱子素《嘉定乙酉纪事》称:“以予目击冤酷,不忍无记,事非灼见,不敢增饰一语,间涉风闻,亦必寻访故旧,众口相符,然后笔之于简。后有吊古之士,哭冤魂于凄风惨月之下者,庶几得以考信也夫。”
昆山之屠
指的是公元1645年(南明弘光元年七月初六日),满清“吴淞总兵”李成栋、“刑部侍郎”李延龄在南直隶昆山县进行的一次大规模屠城。
根据《归庄年谱》、《顾炎武年谱》和《研堂见闻杂记》记载,1645年满清军队进攻昆山县,昆山县绅民在原郧阳抚院王永祚等人倡义下,起兵反清。顾炎武、归庄等爱国志士都积极参与义举。清军攻陷昆山后,大肆屠城。 大约有四万人被屠杀 。史称昆山之屠
金华之屠
指的是公元1646年(南明隆武二年七月十六日),满清“贝勒”博洛在浙江金华府进行的一次大规模屠城。
根据《浙东记略》、《临安旬制记》、《金华府志》和《金华县志》等记载,1646年五月,满清军队攻占浙东府县,南明钱塘江防线沦陷,鲁监国放弃绍兴,转进至海上。兴国公王之仁、大学士张国维等义士杀身殉国。金华人民在督师大学士朱大典带领下据城而战,誓死不降。满清军队攻陷金华后,借口民不顺命,屠城。 大约有五万人被屠杀 。史称金华之屠。
信丰之屠
指的是公元1649年(南明永历三年三月初一日),满清“梅勒章京”胶商在广东信丰县进行的一次大规模屠城。
根据《西江志》等记载,1649年李成栋二次入赣,为满清军所败,退守信丰。满清军攻破城池,李成栋仓促撤退,在回师过程中阵亡。 满清军入城后对城中居民滥加屠杀 。被屠杀的无辜居民人数不详。史称信丰之屠。
赣州之屠
指的是公元1646年(南明隆武二年十月初四日),满清“江西提督”金声桓、“总兵”柯永盛在江西赣州府进行的一次大规模屠城。
根据《赣州府志》、《赣县志》、《行朝录》和《仿指南录》记载,1646年三月,满清军队从南昌南下,击破沿路明军。赣州府防守力量由各地援军组成,缺乏协同作战能力,不久后沦陷。满清军攻占赣州后,江西总督万元吉、武英殿大学士杨廷麟等与六千守城将士殉国,满清军屠城。 大约有二十万人被屠杀 。史称赣州之屠。
南昌之屠
指的是公元1649年(南明永历三年正月十八日),满清“征南大将军”谭泰在江西南昌府进行的一次大规模屠城。
根据《江变纪略》、《永历实录》和《清世祖实录》记载,1649年金声桓、王得仁反正后,进攻赣州失利,回援南昌,被满清军队长期围困,城中粮尽,出逃百姓皆不分青红皂白为满清军屠杀。城破后金声桓、王得仁和守城将士殉国,满清军将城中百姓屠戮一空。大 约有二十万人被屠杀 。史称南昌之屠
平海之屠
指的是公元1647年(南明永历元年七月),清军在福建平海卫进行的一次大规模屠城。
根据《明清史料》、《南明史》等记载,1647年南明绍宗皇帝殉国后,遵奉鲁监国的义师在闽浙两地依然相当活跃。是年七月,南明同安伯杨耿领兵一度收复平海卫。满清援军赶到后,杨耿兵被迫撤退, 平海卫百姓惨遭屠杀 。被屠杀的无辜百姓具体人数不详。史称平海之屠。
邵武之屠
指的是公元1648年(南明永历二年四月),满清“福建左路总兵”王之纲在福建邵武县进行的一次大规模屠城。
根据《郑成功档案史料选集》等记载,1648年江西金声桓、王得仁反正归明后,福建义民举兵响应。义军攻占邵武县城后,复为满清兵所败, 城中起而响应的绅民惨遭屠戮 。被屠杀的无辜百姓人数不详。史称邵武之屠。
同安之屠
指的是公元1648年(南明永历二年八月十六日),满清“靖南将军”陈泰、“浙闽总督”陈锦、“福建提督”赵国祚在福建同安县进行的一次大规模屠城。
根据《郑成功档案史料选集》等记载,1648年李成栋反正后,闽南地区复归明朝旗下,但闽系将领多为排斥。是年七月满清军队进攻同安,郑成功援军因风向不利受阻。同安城破后,守城将士悉数杀身成仁, 满清军队屠城,血流沟渠。大约有五万人被屠杀 。史称同安之屠。
南雄之屠
指的是公元1649年(南明永历三年十二月三十日),满清“平南王”尚可喜、“靖南王”耿继茂在广东南雄府进行的一次大规模屠城。
根据《岭表纪年》、《南雄府志》记载,1649年清军从江西南下进攻广东,偷渡梅岭后,派遣间谍进入南雄放火并打开城门,满清军主力拥入。 守城六千余名将士死战殉国,城内居民被屠戮殆尽。大约有两万人被屠杀。 史称南雄之屠。
庚寅之劫
又称广州大屠杀,指1650年(清顺治七年,南明永历四年,庚寅年)11月24日到12月5日清朝军队在广州的屠杀事件。当年公历11月24日,清朝平南王尚可喜与靖南王耿继茂指挥的清军(汉军镶蓝旗)在围困进攻近十个月后,经过艰难的战斗,包括筑垒相逼,以楼车攻城,及动用荷兰炮手,终于攻破广州城,随后对据城死守的广州居民进行了长达十二天的大屠杀,不论男女老幼,一律残酷地杀死, 死亡人数达十万至七十万 (《广东通志》、《广州市志》)。

剃发易服——彪炳史册的丰功伟绩插图(4)
曾经,日伪时期,发放“良民证”。沦陷区的人没饭吃可以吃草根,没钱花可以卖儿女,但是如果没有良民证,就会被怀疑是抗日分子;
满清统治时期,没饭吃可以去吃草根,没钱花可以卖儿女,绝不能没有辫子,否则会被认定是抗清分子,被屠城屠村。
剃发令交代得很清楚:“遵依者为我国之民,迟疑者为逆命之寇”。对于通古斯满清统治者而言,脑后的那根猪尾巴就是良民证。“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绝不是随口说说,而是来自满清朝廷的正式命令!

剃发易服——彪炳史册的丰功伟绩插图(5)
有人说:满人提倡说汉语,主动认同中华,在文化上早被我们同化了。
然而,事实是满清立国定满语为国语,满语才是大清国的官方语言。从初叶至中叶,乃至19世纪末的官方文件中,有相当一部分仅以满文(清字)书写。
譬如尼佈楚的正式条约,仅有满、俄、拉丁三种文本,而汉文版本仅在刻制的界碑中使用(碑文共有满、蒙、汉、俄、拉丁五种文本)。
还有人说:“今天的满人是中国公民,当时的满人也应算作中国人。”
然而,满人仅仅是中国公民吗?满人祖先是居住在西伯利亚的通古斯民族,现在仍然有满人居住在那里。满洲的北部直到现在还在俄罗斯境内。
作为民族,满族不仅中国有,俄罗斯有,朝鲜也有,满族也是他们的公民。难道俄罗斯人和朝鲜人因此可以说:“我们曾经征服并统治中国300年吗”?
剃发易服——彪炳史册的丰功伟绩插图(6)
慈禧说:“清非中国,辫子不能去,辫子去中国不亡则大清亡。”。
雍正在《大义觉迷录》中写道:“朕以外国之君,主中国之事”。
乾隆更是直白:“朕乃夷狄之君,非中国之人。”
出身满族的清朝宫女作家德龄,在其《清宫两年记》一书中提到,她的父亲告诉她,他们不是中国人,但却是中国人的主子!
就算你做惯了奴才上瘾,一厢情愿地非要认定清朝是中国王朝,人家满清统治者们自己还未必承认呢。
回忆下,当年八国联军攻占北京,包括火烧圆明园的时候,为什么那许多平民百姓不仅乐于袖手围观,还帮着指路、架云梯、运物资……无非当时被攻击、被打劫的,是自己平时想攻击、想打劫却又无能为力的,是恩将仇报、有着切齿之痛,侵占自己国土、屠戮自己祖先的仇人!
剃发易服——彪炳史册的丰功伟绩插图(7)
满清是一个空前的精神病院和黑暗的牢笼——今日之中国的国民性固然有后来100年锻造的因素,有1644年以前的基因,但从1644年到1911年的黑暗野蛮的捶打,长达几百年的精神病院和疯人院的改造,这个民族,这个人——废了(凌沧洲:《征服者帝国》)。
所以当我们说:“中国是一个长期以来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占据统治地位的落后大国,以“官本位”、“人身依附”为代表的封建私有制思想在国民的头脑中根深蒂固。”实际上主要是指经过满清300年奴化洗礼后留给我们、残存在我们国民性中的精神遗存。
中国历史,尤其满清的历史,奴化专制主义很发达。当梦被西方打破,乃有革命。所以辛亥革命,推翻清朝,走向共和,是反专制;北伐战争,打倒军阀,统一南北,是反专制;抗战胜利,共产党用武力赶走国民党,是反专制……自清末,前仆后继,反专制是一面大旗。
譬如雍正的荒淫和残暴,执政十几年间的文字狱,令人没齿难忘,按说不是想翻案就能翻案的。然而,辫子戏的编导们,却能化腐朽为神奇,把他塑造成千古名君!
当然,如果那些热衷“辫子戏”的编导和演员们硬要认定文字狱是国家安全的需要,是好事而不是坏事,是成功的经验和光荣的传统,不仅我无话可说,一切反对者也都无须开口!
任何统治者压迫被统治者,都只有在帮凶的帮忙之下,压迫才能成功。然而,“新冠”作证,辛亥百年,帮凶犹在,辫子虽除,奴性重生!
正视日本侵华和八年抗战的历史,并不是为了与今天的日本人民为敌;正视满清的罪恶史,也同样不是为了和今天的满族人过不去。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如果能让华夏子孙警醒,不回避历史、不自欺欺人,也就算告慰那些曾经用生命抗争的先辈们不屈的英灵了!

了解更多
汉族*汉服*汉礼*汉俗(一)
汉族*汉服*汉礼*汉俗 (二)
汉族*汉服*汉礼*汉俗 (三)
汉族*汉服*汉礼*汉俗 (四)
汉族*汉服*汉礼*汉俗 (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