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部超好看的古装韩剧推荐,我不允许有人没看过

香奁阁主 · 8月5日 · 2020年 · · ·

几部超好看的古装韩剧推荐,我不允许有人没看过插图


1、《大长今》:李英爱、池珍熙

剧情简介:

该剧主要讲述了一代奇女子徐长今(李英爱 饰)是如何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朝鲜王朝历史上首位女性御医,被中宗赐“大长今”称号的故事。

几部超好看的古装韩剧推荐,我不允许有人没看过插图(1)

2、《六龙飞天》:刘亚仁、金明民、申世景

剧情简介:

该剧讲述了以朝鲜铁血君主李芳远为中心的六个主要人物的野心和成功故事的写实主义史剧。

3、《拥抱太阳的月亮》:韩佳人、金秀贤、丁一宇

豆瓣评分:8.1

剧情简介:

该剧讲述的是朝鲜王李暄和巫女月两人之间的艰辛但浪漫的爱情故事。

4、《一枝梅》:李准基、韩孝周、朴施厚

豆瓣评分:8.5

剧情简介:

该剧主要讲述朝鲜中期的侠盗“一枝梅”与当权者和腐朽的社会制度进行抗争的故事。

5、《风之画员》:文根英、朴信阳

豆瓣评分:8.1

剧情简介:

1766年,朝鲜图画署的元老画员姜寿恒奉世孙秘令绘制思悼太子画像,然而却在绘制过程中离奇死亡,之后,试图查明死因的图画署画员徐征和夫人也惨遭杀害,徐征女儿下落不明。图画署画员金弘道发现好友徐征身亡,欲查出蛛丝马迹,但只找到一张没有面孔的画像,此外别无线索。十年过去,已成为图画署主力画员的金弘道在为新来的学生授课,他每年都期待遇到才能非凡的新人,然而今年的新人们似乎都很平庸,就在他失望之时,有一位与众不同的学生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就是申润福。

几部超好看的古装韩剧推荐,我不允许有人没看过插图(2)

收外国男人的钱,骗中国妹子的炮?天朝竟有这样一帮「女权组织」 2018-03-19 INSIGHT视界 From 酷玩实验室 微信号:coollabs二贵是个专门做假证的贩子,最近由于警方查得紧,为避风头,他偷偷溜到邻近一个小城,躲进前不久刚在那里买下的一套房子里,整天不敢露面。时间一长,二贵觉也睡不好,饭也吃不香,经常胸口闷得透不过气来,浑身不对劲儿。他害怕自己会不会得了啥要命的病,这天便硬着头皮到医院去看,还特地挂了个专家号。谁知进门头一眼看那专家,他就觉着眼熟,一打量,乐了:“咦,这不是刘喜吗?”专家狐疑地看了二贵一眼,眼睛一亮,也认出来了:“二贵,是你?你怎么来了?”原来十年前,二贵和刘喜一块儿从民办中医学校毕业,因为手里文凭不硬,找工作处处碰壁,连乡卫生院都进不去,两人于是就动起了歪脑筋,千方百计想找人搞一张医科大学的******。后来好不容易找到关系了,不料对方狮子大开口,一张文凭要价三千元。刘喜狠狠心,硬着头皮东拼西凑,买下假证后立刻远走他乡求发展去了,而二贵呢,因为实在凑不齐这笔钱,只好自认倒霉。不过二贵脑子挺活络,却从这里面看到了商机,既然干这个行当大有赚头,于是立刻自己琢磨着做起了假证生意。一晃十年过去了,二贵虽说偶尔也听到过刘喜的消息,说是果然在外面混了个医生当,可因为一直热衷于自己的假证事业,所以他很快就把刘喜给忘了,没想今天竟然会在医院里碰上,真是太出人意料了。二贵很想问问刘喜这些年是怎么混过来的,可是看看门外排着一长串候诊病人,知道此刻不是说这种话的地方,于是和刘喜寒暄几句后,就说:“老兄,真没想到今天能在这里碰上你,就拜托你给我找个医生看看吧,我最近胸闷得很,浑身不对劲儿,不知什么道理?”刘喜一听,较着劲儿说:“你别门缝里瞧人,让我去找什么医生,我给你查查不就得了?”二贵心说:别人不知道你底细,我还不知道?读书时你成绩还没我好呢,就你那两把刷子,比我强不到哪里去。于是冲口道:“得了,老兄,你糊弄别人去吧,别蒙我了。”刘喜也不生气,呵呵一笑,说:“你说我蒙你?”他洋洋得意地指指身后墙壁上挂着的那些锦旗,“你自己看看,不是我吹,这都是病家自个儿送来的。”二贵抬头一看,锦旗上全是“妙手回春”、“华佗再世”、“救死扶伤”之类的赞词。二贵哪里信刘喜这套东西:你文凭都是假的,弄几面假锦旗糊弄景儿,还不是小菜一碟?不过,两人毕竟分开这么些年,彼此有些生分,二贵不好意思当面把这层纸捅破,便缓缓口气说:“老兄,你混到现在这个地步,可比我强多了,你就给我找个妥实点儿的医生1982年,孙建设从河北农业大学毕业留校后,一边从事教学,一边致力于山区开发。几年后,他担任了保定市顺平县苏家疃村“编外村长”。“能够与苏家疃村结缘,也算是巧合。”孙建设说,1987年春,苏家疃村种了400亩苹果树,但不知如何管理,不少村民来找他帮忙,他没有马上答应,而是提出几个条件:一是村干部必须带头学好技术;二是技术只讲两遍,如果大家不去落实,“就不带你们玩了”村民们答应后,孙建设把村内的400亩果园进行了重新规划,按人头明确了责任制,手把手地教、面对面地讲果树管理办法,还把所讲的东西按日期印成材料,发到各家各户,使家家有“明白纸”,户户有明白人。5年后,苹果树开始挂果,全村一年共产果2万多公斤。村民们高兴的同时,还发现了一个“秘密”,谁家常与“孙村长”打交道,谁家的果树就长得好、结果多,于是村民们纷纷向村委会提议,“孙村长”必须轮户去村民家里吃饭。苹果树的种植面积不断扩大,1995年,苏家疃村苹果产量突破50万公斤。全村果品收入突破200万元,仅此一项人均收入就达1800元。这在当时的贫困山区,是相当罕见的成绩。然而到了2001年,随着我国各地苹果树种植面积增加,苏家疃村果农收益不增反降。为了寻求突破,44岁的孙建设出国学习。2006年孙建设回国后,又利用半年多时间,走遍全国苹果主产区,提出新的高效栽培模式。他针对产业需求,组建起河北农业大学5个学院、40多名不同学科专家参加的联合攻关团队,在水肥一体化、病虫害综治、果园装备及信息化等方面进行研究。带着边研究、边示范、边推广的思路,孙建设在全国7个省份建立了苹果现代栽培模式示范园,“针对不同气候,不同地域社会经济环境,指导当地建立适合本地的种植方式。”孙建设说,“那十年,我就干了这么‘一件事’2017年7月,保定市委市政府与河北农业大学签约,在全市开展“太行创新驿站”。这一决定就起源于孙建设与顺平县在2013年探索创建的“河北农业大学太行山道路第一驿站”,这个驿站帮助果农不断增收同样在2017年7月,到退休年龄的孙建设并不“褪色”,发起成立了苹果俱乐部,聚集了全国各地苹果产业技术人员,继续为农民致富忙碌。吧,我明天来听回话,怎么样?今天就不耽误你时间了。”说罢,站起来就要走。“你急什么?”刘喜一把拉住二贵,“老兄,你别拿老眼光看人。”他炫耀地拨弄着自己“副主任医师”的胸牌,朝二贵努努嘴,“你看清楚,这总不是假的吧?”二贵一愣:莫非士别三日,这小子真当刮目相看了?他不禁羡慕地问刘喜:“你后来又去重新深造过了?怎么运气这么好啊?”谁知刘喜竟越发得意起来:“呵呵,什么深造不深造的!”“不深造?那不可能!”二贵拼命晃着脑袋,“就算当初买的文凭有用,可就你那几下手艺,我看做乡下小医生还差不多,要在像样一点的地方站住脚,没真本事怎么行?算了算了,我又不来抢你的饭碗,你怕什么,还不肯给我说实话?”刘喜听罢二贵这番话,竟乐得哈哈大笑起来,附着二贵的耳朵悄声说:“你还别不信,我实话对你说,像我这号人当医生,越在像样一点的地方越容易当,反倒是乡下那种医院,没本事还真不好混呢!”刘喜一边说,一边朝二贵眨眼睛。可是二贵却越听越糊涂:这话怎么说?刘喜拍拍他的肩说:“行了行了,别发呆了,我给你看看,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二贵一想也好,看看这小子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于是就重新坐下来,一挽袖子,把胳膊伸到刘喜面前,哼着鼻子说:“那就请你这个名医出手吧!”二贵是想让刘喜把脉,没想刘喜却一把推开他胳膊,说:“你干什么?现在讲究高科技了,你以为还搞老一套啊?”他说着,顺手从旁边搁架上抽出一张单子,在上面“刷刷刷”龙飞凤舞地写了几行字,打了几个勾:“你不是胸闷吗?先去做个心电图看看。”二贵说:“我有时候还头晕。”刘喜点点头:“那就再做个CT。还有什么症状?”“肚子也疼。”“做个腹部B超吧!喔,为保险起见,干脆再给你做个胃镜,做个肠镜,看看有没有问题……”刘喜头也不抬,一张接一张熟练地给二贵开着单子,“另外,再做个血常规检查,再验一下大小便。”不一会儿,二贵就从刘喜手里接过厚厚一摞单子,他胆战心惊地问:“这得花多少钱呀?”“治病还怕花钱吗?钱重要还是命重要?”刘喜语重心长地开导二贵,“检查完了,你再到我这儿来开药。”两人正说着话,前面一个做完检查的病人手里捏着一叠单子,推门进来找刘喜开药,二贵忽然明白了:原来刘喜就是这么给人看病的啊!二贵顿时心痒难耐,站起来就往外走,刘喜追着他问:“还没检查哩,你干啥去?”二贵头也不回,兴冲冲地说:“我还搞什么假玩意儿啊,整天担惊受怕的,不如想办法改你这行算了!”李小豆赶时髦买来一条哈巴狗,还给它取了个洋名字,叫它“黛安娜”。一万块可不是个小数目哪,足足相当李小豆下岗前整两年的工资。可数目一大,李小豆心里倒是忐忑起来,而且他觉得这个“老大”有点像电影里看到过的那种黑社会味道,挺吓人。要是老大发现我拿了这钱,会不会来砍我的头呢?李小豆于是胆战心惊地躲在家里不敢出去,可一连几天下来倒也相安无事,他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心里不禁思忖起来:这一片地儿住的都是平民百姓,不但没有一个当官的,就连与“官”字沾亲带戚的都没有,黛安娜会是从什么地方把这个仇局长的东西叼来的呢?他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情好奇怪,决定先留意黛安娜行踪,搞清楚它这几天到底去了哪里。而且说句心里话,他也真希望黛安娜能再给他叼回来点什么。黛安娜也真没辜负李小豆的期望,第二天傍晚,李小豆正找它影儿呢,它就已经叼了一只信封回来了,李小豆打开一看,里面竟是一条足有二两重的金项链。他惊得目瞪口呆,觉得这事情真是太离奇了,他下决心哪怕不吃不喝不睡觉,也非要把事情搞个水落石出不可。可是,盯梢一只狗却要比盯梢一个人难多了,瞧着黛安娜又要出门,李小豆赶紧跟了上去。一路上,黛安娜钻前跑后,蹿上跳下,忙得不亦乐乎,李小豆在后面跑得汗流浃背,有好几次差点被它甩掉。一直跑到城北一座独院红楼门外,黛安娜才停住脚步,对着大铁门柔柔地叫了几声。很快,李小豆就看到从院里蹿出一条大狼狗来,在黛安娜身上蹭了蹭,然后就把它带进院里去了。嘿,李小豆恍然大悟:原来黛安娜在外面有情人了,它是和这条大狼狗幽会来的!李小豆很好奇,就到红楼前的花坛边上坐下来,想等着看看黛安娜出来后还会有什么动静。闲来无事,李小豆便打量起眼前这座红楼来,却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地方有点眼熟。一想,想起来了,这地方他来过,前一阵人家介绍他来找这红楼里的主人给介绍工作,那主人不就是个姓仇的局长吗?李小豆记得,那天他提着礼物,黛安娜就陪在他旁边,他按响门铃后,从里面传出一声铿锵的声音:“有事明天到办公室说去!”随后就再也不搭理了。虽说后来在办公室里,这个姓仇的局长没能给李小豆解决再就业问题,可遗憾之余,李小豆却对他印象特别好,觉得他真是当下一个难得的清官。此时,天已经黑了下来,李小豆突然发现有个人瞻前顾后地走过来,把满满两手东西往地上一放,就摁门铃。他心里突然一个激灵:黛安娜叼回来的东西,肯定就是这些家伙送上门的!可问题是,仇局长是个“拒腐蚀、永不沾”的清官,他既然东西不收都退回给人家,又怎么会到黛安娜嘴里来的呢?李小豆正这么想着,就听院里响起一声:“有事明天到办公室说去!”几乎是与此同时,李小豆看到黛安娜突然从院里出来了,嘴里竟又叼了一只信封,出来后就往家里跑,他于是紧赶慢赶地跟了上去,跑回家从黛安娜嘴里取下一看,里面又是一沓百元大钞,数一数,五千块。李小豆意识到肯定是这个姓仇的局长出事了,于是便注意起新闻来。果然,第二天就听说有个姓仇的局长因贪污受贿被抓起来了,起因是某包工头为承建项目向这家伙行贿十多万,之后事情却泡了汤,于是—怒之下便他给告了。反贪局一查,拉出萝卜带出泥,这家伙受贿的事儿多了!更离奇的是,检察院在调查取证时发现,所有赃款赃物这姓仇的家伙都不是自己接手,而由他家的狼狗给叼进去:只要客人按门铃,姓仇的叫一声“有事明天到办公室说去”,于是训练有素的狼狗便从门旁的洞里蹿出,把送礼者手里的东西叼进去。倘若主人不在家,只要门铃响,那狼狗也会自己出来办这事儿。了解内情的人都懂这套程序,只有李小豆这种门外汉才会干着急。至于黛安娜给李小豆叼回来的那些个信封,李小豆明白了,显然都是大狼狗为讨好黛安娜送给的了。真相大白,李小豆真是唏嘘不已……新城小区最近接连发生偷窃案,一案未破一案又起,新闻频频报道,公安部门压力重重,领导要求小区派出所尽快破案。派出所所长是一个刚到任不久的年轻人,他根据档案,把本区近年来有小偷劣迹的人进行了摸排,觉得有两个人嫌疑特别大,他们一个叫黑二,另一个叫李三。为了进一步摸清情况,年轻的所长就找上门去,多次找这两人谈话。可这一找,两家人就都叫苦不迭起来,因为黑二和李三以前确实干了不少偷鸡摸狗的事,可现在都已经金盆洗手、改邪归正了,李三还谈上了对象,现在所长寻上门,那对象怀疑李三贼性不改,就断然和他分手,李三很是气愤,把气都撒在所长身上。那黑二被父母痛骂一顿之后,也对所长有意见,所以两人一商量,就决定给所长一点颜色看看。于是当天夜里,黑二和李三就攀墙跳进了所长家,所长刚外出回来,正在卫生间洗澡,他们便将所长放在桌上的公文包给偷走了。可没想,两人拿了包来到黑二家,打开一看,却吓傻了:包里有一把亮锃锃的手枪。原本只想偷个包教训教训所长,想不到竟偷出这事儿来了!黑二怕事情弄大了不好收场,提出还是赶快把枪去还了。李三胆大,他理了理头绪,对黑二说:“你说得倒轻松,你知道这去一还说明什么吗?所长已经怀疑小区那几宗案子都和咱们沾上了,现在还回去,不是自己打自己嘴巴吗?还有,偷枪罪非同小可,可咱又不是故意要去偷这玩意儿。现在既然拿来了,我看不如就先让它放着,索性让所长头痛几天再说,我看他还能把我们怎么样?”两人经过商议,决定把枪放在黑二家的小搁楼上。分别时,李三对黑二说,为了避免被人怀疑,这几天没有特殊情况,两人就不要见面了;他还和黑二商量了万一被派出所叫去问话,该怎么回答,等等。果然接下来的几天,派出所里热闹得很,上头前前后后来了不少人,对所长家里里外外进行全面搜查。眼看外面找枪的风声越来越紧,这天上午,黑二听见屋顶上“啪”一声响,有人在扔小石头,这是李三和他约定的联系暗号,黑二立即打开半边窗户,让李三进了屋。李三神色慌张地对黑二说:“枪的事要弄大了,我想将枪还回去,免得天天心惊胆战的。”黑二立刻点头:“咱们现在就去还了吧!”李三说:“你真傻,哪能这样公开去还?偷枪罪大着呢,咱们得神不知、鬼不觉地还,我已经想好了一个还枪的办法……”他把自己想出的主意如此这般对黑二说了一遍。第二天凌晨,黑二和李三悄悄来到派出所附近的一条土路上,两人将所长的公文包和枪挂在路旁树上,然后就躲进了暗处。李三对黑二说,枪如果落在坏人手里,弄出人命案,咱们是罪上加罪,所以得在这儿盯着,看看是谁拿了,到时候就走出去装作是偶然撞见的样子,来个见证,逼着拿枪的人把枪送回派出所去。两人如意算盘是打得不错,可是等啊等,等到天都大亮了,还没见一个人影。就在两人着慌的时候,突然,黑二碰碰李三,低声说:“有人来了!”一看,来的是两个小孩,背着书包,是去上学的,他们只顾低着头走路,正好走到跟前的时候,一个说:“我想屙尿。”另一个说:“我也想屙。”结果两个小家伙就地就蹲了下来,拉下的尿将掉在地上的树叶打得“沙沙”响。黑二和李三很想两个孩子拉屎时能抬起头来,只要抬头,就能看到挂在树上的枪和包,可偏偏这两个小家伙就是不抬头。尿完了就要继续上路。黑二等不及了,随手从地上捡起一块小石头,想往树上丢,引两个孩子朝树上看。李三急得一把抓住他的手,低声制止说:“丢不得!这小石头会给公安留下破案线索的。”两个小孩走了,接着又有三个农民先后挑菜路过这里,农民肩上挑着东西,只顾赶路,根本就不朝树上看。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两人发现不远处又有人在走动,李三怕被人发现,把挂在树上的枪和公文包拿下来,拉了黑二就走。黑二说:“我看咱们再摸进所长家,把枪还回去,这样倒省了许多麻烦。”李三摇头反对,说:“所长家现在肯定已经有了防范,我们再进去,怕就出不来了。”黑二想了想,又说:“要不,咱们把枪放在一个地方,然后打个电话告诉他,让他自己去拿。”李三还是反对:“那更不行,电话号码很容易被查出来的。”这不行,那不行,那咋办呢?两人为了这支枪,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这天,黑二和李三在某小学对面的茶馆里喝茶,看到学校篮球场上同学们正在打篮球,李三眼珠子一转,拍手叫道:“有办法了!”第二天凌晨,学校四周还黑乎乎的,就见有两个黑影,手里拿着一根长竹竿,往篮球架上挂东西,然后就迅速到球场西边的茅草丛里躲了起来。大约一个小时以后,天大亮了,学校篮球队的同学开始早锻炼了,突然就听到有同学惊叫起来:“枪……枪,篮球架上有把枪!”很快,篮球架下就围满了同学和老师。蹲在茅草丛里的李三和黑二看着这一幕得意地笑了。昨天,李三看到学生在篮球场上打球,便计上心来,他想:球场附近没有人来往,夜里去放枪很安全;早上学生早锻炼,只要一扔球,放在篮球架上的枪马上就会被发现;而且同学们叽叽喳喳一围上来,还会把他们留在地上的脚印消除掉。这样还枪,万无一失!李三此时扯了扯黑二,说:“走,今晚咱们可以睡个安稳觉了!”从此,李三和黑二再也不敢干偷鸡摸狗的事了。本文系授权发布,From 酷玩实验室,微信号:coollabs,欢迎分享到朋友圈,未经许可不得转载,INSIGHT视界 诚意推荐 Forwarded from Official Account 酷玩实验室 酷玩实验室 Learn More Scan QR Code via WeChat to follow Official Account 采集文章采集样式近似文章查看封

几部超好看的古装韩剧推荐,我不允许有人没看过插图(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