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汉服水乡流光

香奁阁主 · 8月5日 · 2020年 · · ·

千年汉服水乡流光

↑ 点击上方 “俞天立” 关注我奥

千年汉服水乡流光插图

汉服

冕服华章曰华,大国曰夏。

前不久,我在淘宝上买了套带盘扣的纯黑色短袖汉服,棉麻的材质,配上黑色哈伦裤,真的是有一种穿越回汉唐的味道。

母亲并不喜欢,说像是打拳的师傅的行头。不过我倒是并不在意,毕竟自己买的衣裳可以保证是自己喜爱的式样;更何况,我对古风从小有一种无法割舍的情怀。

听古风歌曲,赏古韵风物,并不是附庸风雅装点门面,是真正喜欢到骨子里去的,汉服自然也是。

2016 年秋日,我应朋友之邀参加第四届西塘汉服文化节。其实汉服文化节,说实话一半是冲着台湾词作家方文山先生去的,毕竟是他发起的么。那天去的时候,我是身穿一袭白衣书生装的,因我喜欢“书生”这身份,符合自己朴素的读书人性格;更何况汉服文化节对身着汉服的客人是免收门票的。当我走进牌坊前的广场时,望见不少与我一样的身穿汉服的“同袍”们涌进来,像极了朱家尖沙滩的阵阵海潮。那些女子有穿着褙子的,有穿着齐胸襦裙的;男子有穿着明朝斗牛服、蟒服的 —— 自然也有我这样着书生装的。他们正在围观广场上一群骑着高头大马、身穿明朝武士服的“将士”。“将士”们行军走马,扬起阵阵尘沙。一阵阵紧锣密鼓之中,金戈画戟风樯阵马,士兵们举着战旗变换着阵型,相互穿插。一位“巾帼女豪杰”骑着烈鬃战马,身穿银盔亮甲,英姿飒爽地挥舞着手中的长枪。那恢宏的气势震撼了在场的所有人。他们仰着脖子看着,只是图个热闹而已,其实他们更期待着方文山的降临。

千年汉服水乡流光插图(1)

不过文山先生未来,我倒是等到了两位朋友。那两位都是我大学里参加的网络文学社的成员,她们因文与我结识已有三五年了。蜻蜓是女扮男装穿成绿衣书童的模样;而一笑则是贵气十足的大家闺秀样貌。见旁边一对身着素色汉服的夫妻正抱着孩子,一笑甚是高兴 —— 她见了孩子自己也像个孩子起来,又是给他们拍照,又是让蜻蜓帮着拍她自己。

不得不承认蜻蜓的摄影技术确是一流,在她的相机里你总有最好的姿势、最好的背景和站位。我们拍了些照,便进了西塘古镇大门,小桥流水,白墙黑瓦,画舫行舟……江南的千年古韵配上汉服文化节的气氛,这里更显二三分娉婷姽婳。我是江南人,自然是见惯了水乡风光,其实更在意这汉服文化节的内容。我停在一处桥头张望,远处岸上都是熙熙攘攘的同袍,红红绿绿的汉服衣裳,仿佛让我觉着了是千年的一次穿越,而我正是那桥上等待佳人的一位书生,囊中羞涩空有满腹诗文。擦身而过的穿着朱子深衣的文人、穿着褙子的女子,虽相对无言却在衣饰上彼此心有戚戚焉。平日里,要是一位身穿汉服的小姐公子走在大街上那是要被当作了“奇葩”的,如今在这里不穿汉服的小姐公子反倒成了“奇葩”。我让蜻蜓把我的身影留在了那水墨江南的一隅中,她是用相机作笔的“画家”,而我是她的“画作”中淡淡浓浓的一笔墨痕。

朋友 Mrs.L 正在一处水台楼榭中开设茶道课程,为汉服文化节的来客传授茶艺,她打来电话让我去坐坐。蜻蜓和一笑说要去镇上自行逛逛,我便先行去拜访她。茶楼在西塘一处湖水之上。穿过曲曲弯弯的回廊,在一片茂林之后,隐着一座古色古香的木质建筑。 Mrs.L 穿了一袭青色的宋式褙子,内裹素色的中衣,正在阁楼之中为几位客人教授茶道。我坐了末席,并没有打扰她,静静地聆听着她的讲授,不时欣赏那窗外的流动的云水。

千年汉服水乡流光插图(2)

她敬了我一杯清茶。

茶水带着甘冽清香味道,洗心涤肺一般好喝,配合着她一身素雅的汉服,让人仿佛遇见了置身于山水之间的,一位抚琴听曲的世外高人。

即使身处如此盛会,她也能静心明思,把汉服与茶道静静地诠释。

一场课程结束,见她送走了客人煮好了茶,我刚想与她攀谈几句,便闻着了人声鼎沸。我还未来得及反应,长枪短炮推着文山先生从阁楼的阶梯上了来。他一袭青紫色飞鱼服,留着标志性的小胡子。

“文山……老师。”

见着了电视中的名人,我心里不免有些紧张,这四个字几乎是口吃着说出来的。

他见了我只是随和地笑笑,并未应答,倒是见了这素雅的茶席,十分地感兴趣。

“其他客人呢?”他面向 Mrs.L 问道。

“刚结束,他们已走了。”

原来, Mrs.L 曾在上一届汉服文化节在文山先生面前表演过茶道,他们已是旧识。许是行程紧凑,文山先生并未做过多停留,带着长枪短炮便下了阁楼,不一会儿又出现在了水面中心的舞台上了。

我特别留意到,文山先生那天身穿的是一件飞鱼服。明时流行曳撒,原为蒙古传入的一种服饰。飞鱼服是曳撒的一种,属于明朝时官吏的一种赐服,不同的纹饰代表着不同的官品。赐服一品为蟒服,二品飞鱼服,三品斗牛服,四品曰麒麟服。不同于朝服文官纹仙鹤、锦鸡、云雁等飞禽,武官多纹走兽。而飞鱼服作为赐服,其样式代表着一种威猛与刚毅,多作为赐武弁之用。飞鱼服的裙为马面裙,长长的边幅更显英武贵气。文山先生这一出镜,仿佛是“带刀侍卫”,英武之中无形地彰显出汉服文化的阳刚之气。其实,明朝服制森严,并不能随意逾矩的;但是随着后期朝廷控制力的丧失,不少民间百姓娶妻时也开始身穿官服,才有了“新郎倌”一词。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千年汉服水乡流光插图(3)

如今,汉服已代表民间的一种传统服饰文化,更多地带给普通人那种穿越千年的文化魅力。她厚重而又亲切,她高贵却又大众。要是没有那赵武灵王胡服骑射、传统华夏礼仪之邦与少数民族文化的大融合,又怎能创造出如此斑斓璀璨的汉服文化呢?要是没有专制封建王朝的崩塌,又怎能让老百姓体会到汉服文化原本的无穷魅力呢?

冕服华章曰华,大国曰夏。我真是要感谢历史带给我如此美好的视觉与心灵享受的。

汉服文化节当然是汉服唱主角了。没工夫品茶的文山先生忙着在舞台上主持一场传统的汉服婚礼。新人们按照传统的礼制迎亲、对拜、同牢合卺,我看得眼热,忽然想到如果自己将来也能来这样的一场汉服婚礼,该是有多棒。我想起了一位同是文学社的朋友晚歌,大学时代便开始设计操办汉服婚礼,甚至自己成立了汉服工作室,真真正正是将汉服文化融入到血液中去了。

当我下了阁楼,逛完集市的蜻蜓和一笑也循声赶到汉服婚礼现场来追方文山了。杭籍女星徐娇也来了,她坐着乌篷船上了舞台,身穿一袭素色汉服站在方文山的身旁,美得若那女英、娥皇。现场的欢呼声此起彼伏,汇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

“我魂依旧,汉服千古愁。著交领,右衽在,等候。”我忽然想起了周杰伦献给张逸帆( JERRY C )的那首《汉服青史》的歌词来。词作者正是文山先生。

汉服,中华传统文化的一颗璀璨明珠,正在现代化不断推进的今天,闪耀出熠熠的光辉。我确实是要感谢文山先生的,能够将如此一场汉服文化节办得如此红红火火,那劲道,其实是不输他的“素颜韵脚诗”的。

千年汉服水乡流光插图(4)

千年汉服水乡流光插图(5)

云|鸟

鸟儿愿为一朵云。

云儿愿为一只鸟。

千年汉服水乡流光插图(6)

微信号:yutianli065453
加我为好友,更多惊喜等着您!

千年汉服水乡流光插图(7)
千年汉服水乡流光插图(8)


千年汉服水乡流光插图(9)